天九国际娱乐当前位置: > 天九国际娱乐 >

儒家「主体性」准则与共党「解放」概念

时间:2017-06-27 18:20 作者:admin 点击:

长期以来,我尝试检查中国儒家的「主体性」原则,始终难找到知音。儒家讲「道德主体性」原则,这是牟宗三的论点。我大体继续他的这种说法。不过,我倾向将「道德主体性」原则,再转成「主体性」原则,因为我认为现实上「道德」常无以为继,只有「主体性」原则成为遍布的行动原则。事实上,「主体性」原则也是传统社会中很难防止的行动原则,因为实践中缺少实现认知客观化的条件。

重要的是,在牟宗三那里,「道德主体性」原则是个被断定的行动原则,而在我的探讨中,我却着意于强调其可能成为弊端根源的意义(虽然我并不否认道德主体性有其高蹈的境界)。「主体性」原则可能被落实为认知主观性原则。主观认知在事实上是很难避免的情形,但是作为行动原则,有问题的认知模式却被当成应然,给予价值确定,不再去僖伤??回角蟪?健T僬撸?钢黧w性」原则也可能实际为对「本我」导向的价值肯定,也不僖善渲锌赡艿??}。因为儒家太正面看待人性,似认为人有道德本性,只有依从内在(主体)引诱(而不让外界恶势力误导),则可臻于道体,臻于人性空想。但是,我从不同的人性观动身,认为道德外在于人,依从内在领导的主体性原则可能恰在无意间激励了「本我」的支配作用(因为道德性并不当然会主动出来部署人的行动)。而本我在与不利的外在情境交互作用后,衍生的行动可能是不道德的,甚至是邪恶的。

总之,我看到的「主体性」原则,并不保障人会因而向上提升。在情境不利的前提下,多数人允从主体性原则的成果恐怕是偏向放逸或适度自利,很少人能在这种原则下真正自我晋升(固然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而且,这种可能性对臻达全人或圣贤境界可能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否定了主体性原则,个人的自我提升也将停止,唯赖「规训」来保护社会秩序)。简言之,我并不看好主体性准则的落实结果。

共产党强调「解放」的概念,这是源于马克思思维的重要概念。解放指的是人道的解放,特殊是从社会桎梏、阶层剥夺中解放。其宗旨也在于朝向「全人」迈进,也就是使人的各种不同潜能与兴致皆能取得最大的实现。

「解放」概念与「主体性」原则其实有共通之处,因为两者当面都是「人本主义」精神。这种精神强调人是目的,任何外在枷锁可能都是扭曲人性的,是不可欲的。

可能正是由于「解放」概念与「主体性」原则有共通性,所以共产主义思想传入中国,能被部分中国常识菁英所接受。但是,就如我前面所述,主体性原则可能导致放逸,或因为放纵本我而导致过度自利,我也以为「解放」也可能有相似弊病。

当然,恐怕多数人都不认为中国共产党真是走向人性解放,反而是走向用集体操纵来建立新秩序。所以个别人大略都感到「解放」概念在中国共产党治下只是个假概念。

但是,我并不完整这么看。我认为某些方面中共的确是朝向人性解放。他们可能有极强的集体控制,但是控制的面向毕竟并非全面,有些面向是有解放的倾向。(也有些群体把持实践上是为了便于辅助某些艰苦群体失掉解放。)我们或可举文革时红卫兵的破旧破新与造反有理为例,那些或可算是某种形式的解放。然而,天9国际,只因为它的效果很负面,所以也就难被否认为是真有解放性的意义。但是,因为成果不佳就认为分歧乎解放意旨,其实是因为先验认定解放果然应当带来美好的结果。但是,这种信念其实并没有充足依据。解放与主体性原则同属人本主义,可能都对人性太过正面等候。而人性却未必如斯。就如佛洛伊德所强调,「本我」是人性中最重要的部分,「超我」说到底只是「本我」的衍生物。而所谓本我,大体是生物愿望的凑集。

中共的「解放」也可能落切实对迷信事物的对待上。迷信,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一种被魅惑(enchanted) 的状态,如果能解除魅惑(disenchanted),就是一种解放。中共曾大力打扫迷信,促成某种对科学的解放。不外,这种「解放」也可能有庞杂的意思。当今中国大陆,大众对宗教信仰好像无比锟剩?@有可能反应前期除魅行动的失败或不彻底。

我真正关怀的是,解放与主体性原则的结盟。两者间实在存在着巨大的?格。具体说,就是共产主义与儒家思维间有巨大?格。然而,在人本主义精神上仍是有相通之处。我的疑虑是,主体性原则与解放都可能带来个别人行动的放荡。就如前面所说,主体性原则可能落实为由「本我」主导行动,那也就是由欲望主导行动,也就是一种放肆的行动状况。

放肆的行为未免会遇到某种抑制的社会作使劲。文革红卫兵的行动就很放纵,然而并非完全没有遭遇抑制力。但是,克制力的根据可能并不明白、充分,有可能只是通过一种奇妙的权势平衡。而这种均衡又并非相对常态。即使是短期的失衡也可能带来严格的抵触、动荡。

晚近的中共,当然又处于另一种「解放」状态:人们对物倮?娴淖非笕∠颢@得大幅解放。但是,这也同样会衍生新的问题,贪腐、不公与贫富差距扩展,就是重要的新问题。

台湾民众看到中国大陆的从前(中共建政初期)与当初,可能都感觉失望,而有可能认为问题主要是在于中国人的卑污人性。这种认知也影响到台湾民众对中国的认同,台湾民众因此愈趋谢绝认同这样的中国。

我无奈从畸形中国人的具体行动表现来压服大家去认同中国。不过,我渴望台湾的民众能再寻思:我们所看到的令人失望的景象,究竟反映了什么实在?很多人所认定的「中国人人性卑污」,就是真实吗?要能拨开表象,看到事件的底蕴,并不容易。要看清一般中国人的行动,除了斟酌长期?乏的影响外,也要看到本文所讨论的「解放」概念与「主体性」原则的奇特后果。我的意思是说,某种文明价值可能勉励了我们所鄙视的行动。这当然是一种抵牾的状态。文化价值本身就在于供应评价标准,所以,文化价值既然告知我们要强调主体性、强调停放,那么依循主体性与解放概念的行动就应该得到肯定。但是,事实上未必如此,因为行动的具体后果与行动的依循原则未必在统一档次,事实上是不在同一层次。

举个另例,天9国际。学生家长依循尊敬学生的原则教养孩子,结果学天生绩很差,结果让家长很绝望。尊重学生是个抽象原则,但是学生成绩不好却是个详细的结果,天9国际。乐意依循形象原则,未必表现能接收详细结果。

当我们对中国人行动表现普遍感到失望之际,我们并不能联想到这种令人失望的行动表现背地依循的可能是抽象上我们认可的价值。

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形象价值呢,如果它导向不让人满意的行动模式?

我的主张是,不让人满意的行动模式之所以让人不满意,还有可讨论的空间。一是,它与其余恶劣情境条件相干。也就是说,因为情境条件恶劣,解放概念与之交互作用的结果,就带来恶劣的行动表现。反之,假如情境条件改进,或者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

更主要的是,我们评估自身是受限于高度?限性的视线。举另例来说,譬如美国小孩成绩差,他们的父母未必缓和,而这些成就差的孩子未来却可能有大成绩。而华人父母往往对孩子成绩异样在意,稍微落伍就不满足,就恳求修改学习模式,而最后孩子却并不了不起的将来。回到主题,中国人「令人扫兴」的举动表示,可能局部是源于咱们的不理解「解放」、「主体性」的真义,而另用「规则」做尺度来权衡。

我不是说我们应该废弃以规矩作为衡量标准,但是,什么样的规矩才是真正应该作为评价标准,可能还需要再讲求。更主要的,我们不宜忽视「解放」与「主体性」精力的生命力,甚至过度低估了依循这种原则可能获致的最后结果。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